装修问答

装修公司全包的利弊,窗帘装修知识怎么选最重要

 装修怎么样省钱

「装修公司全包的利弊」“张咪的家呀,一个大厅,一间工作室,一间卧室,可是家里挺大的。格调吗?“张咪的家呀,一个大厅,一间工作室,一间卧室,可是家里挺大的。格调吗?挺古朴的那种,有点像佛堂。家里挺暗的,没有灯,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光线最好……”

朋友在电话中对张咪家的描述让人一头雾水,多少担心家里会有些沉闷,可也只能将此话如实转告给摄影师,让他早做准备。

然而待到走进张咪的家中,真实地置身于其间时,才猛然想起来,朋友的工作与家居行业无关,所说的话确实有点失水准。

一进张咪的家,红色迎面而来,那是家中的主要色调,灿烂却又有些神秘,热烈却又透露出平和,那种红色深沉而不明艳,让人想到的是故宫或庙堂的墙,尤其难得的是这红色的质感,并不是平铺直叙,而是如羊皮纸一般,透出错综的纹路。

辅之以红色的是点缀在房门、踢脚线的白,沙发的黑色在厅中占据了大面积的中间部分,使整个家的色彩稳稳地沉落下来,一个中式大柜被改作用来装电视,立在沙发前,打开的柜门上是一副旧意斑驳的对联:“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”,与柜旁伫立的石佛像相映成趣,一派禅家意味。在张咪的家中,感觉很是安宁,这种安宁的感觉不是取决于耳朵,而是来自于眼睛。一个家,能够映射出一个人的内心深处,经历了早年间的风波,结束了在欧洲四年的游历之后,先前热热闹闹的张咪如今已皈依佛家,寻求一个真实的自我,喧嚣的红尘落定之后,便是追寻曾经失落的平静。

餐桌

房间中的家具陈设并不多,造型、摆放以及饰物的装点简单明了,可是在灯光和色彩的映衬下,却非常耐看,有时候一幅画、一面墙就能让人感觉有蕴含其中的味道。

卧室墙面

“家是我自己设计的!”张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平常,但听得出来,她对自己的手笔很是欣赏。这话并不会让我们感到惊奇,复出后的张咪并不只限于在演艺圈中的发展,曾一度“沉迷”于搞自己的服装设计,将对服装的感觉应用到自己的家里来,应该不是件困难的事。张咪对于家原本的结构并没有做什么修改,这与许多人热衷于在家中凿墙开洞的手法大不一样,她只是在原本平常的空间内,加入了自己喜欢的元素,同样产生了不同一般的效果。

书桌

不仅设计了自己的家,张咪还设计了家中的装饰。也许是出于对DIY的喜爱,也许是对设计的情有独钟,张咪在自己的家里把自己做了尽情的展示。

进门处的黑色相框里,是张咪曾经的一张照片,照片中的张咪一袭黑衣,顾盼流连,而绝妙之处是相框的边上粘贴着黑色的羽毛,与人物交相呼应,更显得风情万种。

“我那时觉得照片和相框都很好,就是缺点什么,却一直想不出该怎么办。有一天忽然有了想法……”张咪的办法就是在相框周围加上羽毛,为了实现自己灵光乍现的创意,她开始频频光顾杂品店,依靠鸡毛掸子上那几根不多的精华来完成自己的设计,于是将店家搞得莫名其妙,不住地发问:“张咪,你怎么又来买掸子啦?”

音响

而另一面墙上的壁饰也是如此,白色调的油画前笼着一张白色的织网,在射灯的光束下,网在红墙上留下交结的投影,光、影、网还有白色、红色,结成了一体,于是整面墙都成了一件迷人的展示。

而仔细看那网,却是一张休闲用的挂床,张咪说,那幅画也是自己所做,从古玩城选的几个银币,还有自己设计服装时留下的一小块金属亮片,都被应用到了这幅画中。之所以加个网子,多少有些不得已,因为原先墙上自己挂的那幅画被朋友要走了,换上现在的这幅却与墙的大小有些不成比例,总想加点什么,也是在偶然的机会里,她看中了这张摇床。

寻常的东西,不寻常的处理,这样的别出心裁,在张咪的家中比比皆是。

卫生间

再比如那个电视柜,用中式衣柜做电视柜的手法曾经见过,但难得的是那贴在柜门内的对联,张咪说是因为觉得打开的柜门太显单调,所以做了一下处理,而对联买来时是装裱好的,带着画轴,于是――张咪用手比划了一个“剪”的姿势,只取下对联,并把它做旧做破,故意搞成年代久远的意思。

还有墙角的铁艺烛架,刚买来时无烛台,只有挂钩用来挂灯笼,张咪做了一番改造,将挂钩锯掉,焊上了烛台。

墙上没有用墙纸,却有羊皮纸的质感,那是张咪和工人一遍遍做出来的。

「装修公司全包的利弊」